党史人物
王达夫(1918——1983)

7-7.jpg

  【王达夫】(19181983.4)  王达夫,原名王振洲,曾用名王兴亚、王震,1918年出生于新蔡县棠村镇龙王庙村一户农民家庭。他的童年充满辛酸、坎坷,全家原来14口人,依靠自耕40多亩薄地为生,加上他父亲王化成任塾师的微薄薪水收入,生活勉强可以维持。岂料平地风波,给他家造成意外的灾难,1930年,王达夫父亲不幸病故,撇下幼儿寡母4人。第二年,龙王庙村又遭大股土匪抢劫烧杀,王达夫家的房屋被烧光,牲畜、粮食、衣物等财产被抢光,他的爷爷又被土匪勒索钱财活活打死。天灾人祸,给全家人生活上带来极端困难。在他叔父王化行苦苦操持下,平常年景是一半糠菜一半粮,每遇灾年还要依靠借贷度日,在生活窘迫,经济拮据的情况下,他叔父希望侄儿将来能继承父业,当上一位教书先生,以谋生活出路,还是坚持让王达夫到本村私塾读书。

王达夫12岁初入学时,已初懂人情世故,常以能当个启蒙教师自勉,勤奋苦读,孜孜不倦,所以在校年年取得优等成绩,王化行见侄儿学习有出息,尽量节衣缩食,千方百计挤出一点钱来供达夫读书。王达夫对叔父的关心爱护心领神会,逐渐产生共鸣。为帮助叔父减轻一些家庭负担,增加一些收入,他一进入学校就聚精会神埋头苦学,一放学回家不是做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就是背起粪筐拾粪。有时跑到10里外的迎仙店拾满一筐粪,才满头大汗地跑回来吃午饭。全村人都夸他是个勤劳有志的好后生。

可是,在世态炎凉,弱肉强食的社会里,王达夫悬梁锥骨囊萤映雪,经过几个寒暑的攻读,虽学有所成,但求业无门。1929年春,他煞费苦心求人在新蔡城关办一所私塾改良小学,以为这样设馆授徒,就可安度平生,坐收满园桃李。怎知事与愿违,不久即遭到国民党保长的无理欺压,迫使他不得不闭馆失业。从此,他愤世嫉俗,对国民党的统治极端不满,并渐渐产生了变革社会的强烈愿望。

1938年元月投考国民党豫北师管区军事训练队受训半年,1939年参加红枪会。

1940年初,王达夫经任芝铭介绍,到豫皖苏抗日根据地肖家良联合中学学习。这所学校是新四军四师开办的爱国青年抗日救亡训练班。王达夫踏入新的环境,一切都感到新鲜。新四军打仗勇敢,拼命杀敌,军民团结如一家;官兵平等,民主氛围浓厚;开办学校,招收工农子女免费入学等等,这些都是王达夫原来想也未想到的事情。所以他进入联中,如鱼跃大海,在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学习和训练中,他心情舒畅,拼命钻研革命理论,苦练杀敌本领。这年8月,四师党组织又把他从联中转入抗大四分校学习,11月,经张兰芝、向铁希二人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13月,王达夫受皖北地委派遣去安徽临泉县,以教书作掩护从事党的地下工作。此时,正值皖南事变之后,国民党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共产党的抗日救亡活动,处处都受到监视和破坏。王达夫在临泉工作期间,严格遵守党的纪律,经常秘密召开党员和党外爱国进步群众会议,宣传革命形势,讲解革命道理,启发大家的觉悟,把一批一批的爱国青年输送到敌后抗日根据地。

19428月以后,由于抗日战争形势变化,王达夫调部队工作,历任新四军五师罗、礼、经、光指挥部连指导员,独立团营教导员、鄂东分区政治部保卫科长、豫南地委保卫科长、陕南军区山商支队副政委、中原党校支部副书记等职。这期间,他随部队转战南北,既做部队的组织指挥工作,又做思想政治工作,保证了战斗的胜利,屡受上级的表扬和奖励。

1947年,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8月新蔡县城解放。10月初,豫皖苏区党委决定派王达夫回新蔡,担任县委书记、民主政府县长,扩大地方武装力量,配合二野一纵骑兵六团建设新区。王达夫接受任务后,随即与六团二营教导员杜连达带领一个骑兵连回到新蔡东北棠村镇杨水寨,与先遣回县的共产党员王振宇会合,研究制定了联络同志,发动群众,收缴枪支,组建武装,打击土顽,建立政权的工作计划,迎接全国的解放。

当时新蔡国民党残余反动势力仍非常猖狂,社会秩序十分混乱。鉴于这种状况,王达夫先从惩办土顽,博得群众信任入手,依靠群众,组织群众把开辟、建设新区的工作开展起来。他进入棠村,立即调查恶霸地主杜文章(王达夫的表舅)的恶迹,当得知他曾抓几个解放军伤病员送交国民党县政府处死的罪行后,立即和营教导员杜连达带领骑兵战士将他逮捕,收缴了他的枪支弹药,在棠村集召开万人公审大会,当场判处杜文章死刑,予以枪决。王达夫这一举动,震惊了敌人,鼓舞了群众。杜文章死前泼口大骂王达夫六亲不认,群众拍手称颂王达夫大义灭亲,真是共产党的干部好!于是王达夫的名声大振,成了穷苦人心目中的救星。他走到哪里都受到暗地保护,为他送情报者络绎不绝。许多青年要求跟他一起干革命。不到一个月,全县就建立起6个区政权机关,组建成1000多名队员的县武装大队。

后来,国民党新蔡县长张联黄在信阳粉墨登场,拼凑剿共游击司令部。地霸豪绅纷纷出笼,拉起反动武装,各霸一方。化庄乡罗寨伪保长罗三网罗顽匪数百人,自封司令,盘踞于县城东北地区,袭击新生人民政权,杀害干部、群众。为歼灭这股顽匪,王达夫率领县大队配合豫皖苏军区三团和野战军骑兵团,将罗三匪部围困在涧头乡邹府寨。1127日上午,王达夫下令向邹府寨发起攻击。经过一昼夜的激战,歼敌200余人,匪首罗三被活捉处决。次年2月,王达夫又带领县大队配合军区独立旅三团、七团部分部队1000多人,于4日向盘踞在新蔡县城北齐寨的顽匪发动攻击,经过两天三夜激战,歼灭曹英、韩万化部1300余人,俘虏200余人,缴获各种武器200多件。

王达夫在新蔡战斗的日子里,他一手拿枪,带领县大队与敌英勇作战,一手执政,加强地方政权建设,做好作战部队的后勤工作。为保持军队有旺盛的战斗力,在当时十分困难条件下,他千方百计解决部队的给养问题。同时,他还在化庄北部某村开办一所后方医院,聘请医生,筹集药物,专门为部队伤病员养伤治病,他常挤出时间到那里看望慰问伤病员。有几十名负伤战士在这所医院里经过精心治疗,很快康复出院,重返战场,许多伤病员出院时热泪盈眶地说:要不是王县长办医院养伤治疗,我的命早完了。今后决心英勇杀敌,为人民再立新功。

王达夫为革命他夜以继日,拼命工作;对个人严格要求,不讲私情。他姐夫杜世备是县大队的排长,1947 10月的一天,他在新()()公路段执行任务,无故罚了一个卖香烟的群众。王达夫得知后,严厉批评他违犯纪律的行为,责令他退回罚款,赔礼道歉,事后又关他一个月禁闭。王达夫的妹夫侯全仁是县大队的士兵,担负县委机关的警卫工作。1947年冬,县委机关设在棠村东北的刘营、侯营等地。一天夜晚,当他妹夫侯全仁执勤站岗时,因放松警惕,在一旁睡觉,混进县大队的国民党兵痞侯叉巴乘机闯进县委院内,妄图枪杀王达夫等县委领导成员。当时王达夫在屋里办公,发现一个形迹可疑的人进院,立即拎起枪,悄悄溜到他的身后,出其不意将他抓获。经审明意图将其严惩后,又把侯全仁叫来,当面斥责,开除回家。王达夫铁面无私成为当地人的美谈。

1948年春,王达夫奉命调离新蔡,到豫皖苏军区四分区任情报处长。这年11月淮海战役爆发,解放战争进入夺取全国胜利的决定性阶段,四分区为了支援淮海大战,成立了支前司令部,王达夫任支前司令部办公室主任兼动员部部长,他在司令部领导下,尽职尽责,深入基层,动员筹集支前物资,组织支前队伍,并成立了四分区常备担架团、运输队,宁之祥任团长,王达夫兼任政治委员。不久即征集2600多副担架,有10000多民工参加常备担架队伍。与此同时,他还深入到各县、区,广泛发动群众,筹集大量粮、草、柴、菜,源源不断地输送前方,保证了部队的生活供给。在淮海战役打响之前,国民党部队向战场集中时,他还组织地方武装,破坏敌人交通,阻击敌人前进,为淮海大战的胜利做出积极贡献。

19493月,王达夫易职任中共汝南县委书记,5月至195211月任中共正阳县委书记,兼正阳县大队政治委员,县人民武装委员会书记、政委等职。

王达夫赴正阳任职时,适逢正阳刚刚解放,百废待兴,人民群众缺吃少穿,极为困苦,有的贫无立锥之地。当时,不甘心灭亡的国民党残匪、恶霸极为猖獗。他们在人民解放大军南下后,重新纠集起来组织暴动,攻打刚刚建立的支前委员会和区、乡人民政权,杀害区、乡干部,恐吓、骚扰乃至残害人民群众,与侵朝美军和逃台的蒋介石叫嚣反攻大陆遥相呼应。

王达夫赴任后,首先组建起县委、县民主政府领导班子,利用前任县委组织的基层支部机构,在完成支前任务的同时,废除了国民党的保、甲制度,创建起新的人民当家作主的区、乡、村基层政权。建立县剿匪委员会,他任书记兼政委。领导县大队、区中队和县民兵,配合军分区军队剿除了县内30余股,数千名国民党残匪,镇压了恶霸。遵照上级指示,放手发动群众,在全县大张旗鼓地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止于19521010日,全县共逮捕反革命分子2952人,由人民法庭按照“首恶必办,协从不问,立功受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视其情节轻重,分别予以判处死刑、无期徒刑、有期徒刑和交由群众管制,进行劳动改造。同时,破获了“华中剿匪指挥部第十团”、“第三党”、“湘、鄂、豫反共救国军”等反动组织。组织小分队配合公安人员赴信阳、武汉、湖南、广西等地追捕逃犯200余人。对国民党在正阳的反动党、团组织进行清理,取缔反动会道门,禁烟、禁毒,取缔妓院,改造妓女,清除了正阳多年沉积的社会弊端,从而稳定了社会秩序,巩固了新生的革命政权,使人民群众安居乐业,过上了多年来梦寐以求的“道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生活。进行了土地改革,并颁发了土地证。使全县29万无地、少地的贫雇农分得了土地。废除了统治正阳数千年的封建土地所有制,实现了耕者有其田的农民个体土地所有制。全县农民对共产党感恩戴德,把毛泽东主席的肖像挂于供奉祖先的供桌上方。他们欢天喜地地投入大生产运动,仅1951年不完全统计,全县共开荒达38万余亩。废除了统治数千年的封建、买办的婚姻制度,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建立起新的婚姻制度。提高妇女地位,培养选拔了一批妇女干部。恢复和发展教育事业,组建正阳县中学,县长(王方明)、副县长(王荫瑞)先后兼任校长。举办简易师范和各区中心小学,恢复由于国民党逃跑而停办的学校。举办冬学、夜校,开展扫除文盲运动,让工农干部和群众尽快摘掉文盲帽子。恢复发展城镇工业、商业,建起榨油厂、农具厂、电厂、织布厂、县人民医院。试办供销、生产消费合作社。组织互助合作,试办初级农业合作社。195034月份大旱,6月下旬连降暴雨,汝、淮河漫溢,全县受灾面积达118万亩。王达夫率领县委、县民主政府一班领导人,一方面积极组织群众开展生产自救,同时如实向上级呈报灾情,以求支助。又派人到南方运回大米200万斤,到东北调运回高梁1100万斤。在赈济灾民的同时把粮食投放市场,控制了粮价上涨。从而安定了民心,保证了生产建设的稳步发展。为防御水患,于1950年冬,组织上万民工加宽疏浚汝河河道。开展爱国增产节约运动,支援抗美援朝。完成了“三反”、“五反”,农村民主运动、城镇民主改革等各项工作,均取得了卓有成效的成绩。

王达夫深知党的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所以他极为重视培养选拔干部和发展党员。他赴任时,正阳的地方脱产干部和党员不足百人。离任时,均达到千人以上。这些干部和党员都是在各项工作中经过考验和训练班培训出来的。他十分重视提高干部队伍的整体素质,树立良好形象。每年进行一次整风,查处干部队伍中的腐化堕落、违法违纪行为。通过整风,从中发现提拔一批优秀干部。经王达夫及其一班领导者的言传身教,培养出的一批党员和干部,至今大都仍旧保持着当年的革命本色,深受群众推崇和爱戴。

王达夫极为重视舆论宣传工作,而且率先垂范。他身上经常装有几本当时要宣传贯彻执行的法规条款,如《惩治反革命条例》、《共同纲领》、《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等。每到一处,视不同对象,拿出不同本本,进行宣讲。同时要求宣传部门采取多种形式开展宣传活动。当时全县城乡黑板报、土广播、街头巷尾演讲,男女老幼参加的打花鼓、扭秧歌、演话剧等,如雨后春笋,而且这些活动都是由干部直接参与给带动起来的。如,在宣传贯彻新婚姻法时,城关区委书记王兆杰,曾亲自编写了“诸金妹”、“邰秀英”两个剧本,由区干部共同参加演出。

王达夫在正阳任职三年零六个月,率领县委、县民主政府一班领导人,不仅医治了正阳多年的战争创伤,而且使正阳百废俱兴,各项工作都取得了卓有成效的成绩,多次受到地委、专署的表彰。他把全部心血都倾注到了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的整个工作之中了。据当时同他在一起工作的领导和一般干部回忆说:“王达夫在正阳常常彻夜不眠的工作,极少休息。他几乎每天都下乡,到群众中去,或个别交谈了解群众疾苦,听取汇报反映,或开大小会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一年有四分之三,或五分之四的时间在基层。他下乡大多是步行,走到哪里派饭到哪里,与农民同桌就餐。熊寨区委书记说,他曾陪同王达夫走遍熊寨区各个乡村。1952年陪他步行到吕河、王勿桥、板桥。当时的县委秘书王学治说:“王达夫每时每刻想的都是工作,从不轻易放过一分一秒,开县委会时,厕所近在咫尺,但他每次上厕所都是小跑往返。”当年县里召开干部会不管刮风下雨几乎没有迟到、缺席现象。王达夫的工作作风是大刀阔斧,雷厉风行,但从不一轰而就,一轰而散,而是谨慎细心,很少出差错。他对省、地委部署的工作,都是先搞试点,亲自抓出成效,再到面上推广。如剿匪反霸试点、土改试点、互助合作试点、宣传贯彻婚姻法亦有试点。他工作深入细致,听汇报,多是在他调查之后,一旦发现汇报有不实,或不知情者,就要受到他的严厉批评。他善抓好坏典型,以此推动工作。对违法乱纪、贪污腐化的坏典型,一旦被他抓住就天天讲,会会讲,直至发现新典型后,才放过。他如此运用典型的做法,对干部震动很大,大家都不愿当反面典型,都能从严要求自己,办事认真负责。重要文稿、上级的报告、工作总结,都是自己亲自动手写,从不让秘书代写。他经常教育干部密切联系群众,走群众路线。要求干部与群众搞“三同”。他常常是会议一结束,自己首先背着被子连夜下乡,同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在他和他率领的一班领导人的教育影响之下,那时的干群关系非常密切,曾流传着“地里长草,不是干部就是代表(长草的地块是干部家的地块)!”群众把农村基层干部公而忘私,整天忙工作,帮别人的高贵品德口碑心传,代代传颂。王达夫作风民主,平易近人。同他在一起工作的领导和一般干部,都能充分发表个人意见,相商办事,从不把个人意见凌驾于集体之上。常说:“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所以当时的领导班子是一个团结的整体,战斗的整体,廉洁奉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整体,深受群众爱戴和敬重的整体。他经常同一般干部和群众在一起聊天,说说笑笑,干部群众有啥话都愿对他讲。

王达夫严于律己,清政廉洁。按照规定,他爱人应享受中灶伙食标准,但他说服爱人带头不吃中灶,吃大伙,节约国家补贴。别人送给他一支大金星牌钢笔,直到请示了地委同意后他才使用。

195211月,王达夫调任中共信阳地委组织部长,19545月提任地委副书记,分管组织、纪检、政治工作。在这期间,他认真执行党的组织路线和干部政策,搞五湖四海,任人唯贤;不搞小圈子,任人唯亲。为做到知人善任,他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干部状况,每到一个地方,即先听取群众对干部的评论,所以他对地委管的每一个干部的姓名和基本情况都了如指掌。为加强干部队伍的培养,提高干部队伍的素质,他以身作则,提倡艰苦朴素,廉洁奉公,与群众同甘苦,不搞特殊化。有一次,王达夫到新蔡视察工作,发现他三弟王振亚(当时任公社党委副书记)骑自行车下乡。他为此多次在干部会议上以王振亚作典型,严肃批评基层干部不艰苦,不深入,脱离群众的工作作风。为充分调动干部队伍的积极因素,他坚持批评教育从严,组织处理从宽,历史的、全面的看待干部。当时信阳地区的肃反、审干、反右派等都由王达夫负责,在对干部的处理中,他严肃审慎地按照党的干部政策办事,做到使受处分者心悦诚服,尽量减少后遗症。这对信阳地区党的建设,干部队伍的培养起到很好的作用。

后来,王达夫在任地委常务副书记,在主持地委日常工作期间,工作多,任务重。当时他患严重高血压病,医生多次建议休息治疗,但他从来未因病停止过工作。1958年夏,省委组织部指名通知王达夫去庐山疗养,他又以工作忙不能脱身为由把疗养指标转让给别的同志。为处理日常工作,他拖着病躯每天办公到深夜零点以后,昼夜连轴转也是常事,有一次地委召开财贸会议,由王达夫作总结报告,等他处理好其它工作,匆忙吃过中草药,前往作完会议总结,已是第二天的凌晨两点多了。

1958年至1963年,他在任中共信阳地委书记处常务书记、信阳地区行署专员期间,推行省委书记吴芝圃、信阳地委书记路宪文反动粮食方针政策犯了极左错误,造成震惊中外的信阳事件。之后,王达夫下放反省。

文化大革命中,王达夫受到迫害,在极端困难情况下,他对共产主义的信念没有丝毫动摇。他被迫作检查时常说:白纸划黑道,自己走过的路比谁都清楚,我工作有错误,但心眼里从没反对过党和毛主席。他坚持正义,与四人帮一伙的倒行逆施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

1967年春,王达夫调任平顶山市革命委员会第一副主任,主持全面工作。他一心扑在党的革命事业上,勤勤恳恳,夜以继日。19694月的一天,天气闷热,王达夫由于几天来一直忙着工作,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疲劳过度,血压增高。这天他又坚持步行6里多路,到车站迎接中央组织的先进事迹报告团,在回来的路上突发脑溢血症,晕倒在地,中风不语,致成瘫痪,从此卧床不起。经长期治疗无效,19834月,在郑州逝世,享年65岁。

王达夫与世长辞了,可是他那种公而忘私的高尚品德以及吃苦耐劳,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忠心耿耿,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而英勇奋斗的精神却永远留在人们心中,鼓舞人们为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奋勇前进。

技术支持: 金盾网络科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