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人物
刘万福(1915~1944)

【刘万福】(19151944),名万福,字一帆,1915年2月22日(农历正月初九)生在正阳县寒冻镇堰北刘村一个商人兼小地主家庭。正阳县早期共产党员之一,1944年冬,在国民党军统特务制造的“临泉事件”中遇害。

妹刘万馨生于1917年9月27日(农历八月十二),名万馨,字瑞芳,又字任远。

父刘普然,字兴斋,在寒冻镇、正阳县城开设杂货店,家境殷实,由于经常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思想活跃,让刘一帆兄妹识字。

刘一帆自小记忆力惊人,很小年纪就背诵外语词典,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俄语,聪明好学,博闻强记。

1928年8月8日,老王太率万余匪徒进驻正阳县城,烧杀奸掳后,向东南窜去,刘一帆父子、县长燕殿臣等被掳去。

母程信道凑齐1000元银元送给老王太时,老王太变卦只将刘普然放回并让再准备赎金。

不久,13岁的刘一帆,靠智慧和勇敢摆脱匪窝。

但是,由于两次匪劫,又加思儿心切,身心俱损,刘普然于1929年5月20日(农历四月十二)含恨离世。

1929年暑假,刘一帆从正阳县一小毕业,母亲程信道护送他到信阳河南省立第三师范上了暑假补习班,考取了信阳河南省立第三师范。

当时,信阳是豫南地区革命的摇篮。1925年6、7月间,建立了中共河南省立第三师范支部。1926年7月,中共信阳地委派孔剑舞、余子静等回到正阳建立了正阳第一个党小组。1926年9月,成立中共正阳支部。1927年夏季,建立寒冻支部。刘集群(刘一帆的近族侄子,字祖贤)任堰北刘党支部书记。

1929年5月,余子静(其母为刘一帆族姑)、裴晓民介绍刘一帆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9年11月,刘一帆与刘子清、裴晓民等回到正阳成立共青团正阳县委员会,在城乡进步青年中先后发展李小九、赵狗毛、董竹林、余克太、王仲林、张培因、陈化石、孙崇圣、王海珍加入共青团组织,全县团员总数30多人,同时培养了大批的少年先锋队员。

1930年4月信阳三师的“学潮事件”中,14岁的刘一帆积极参加,被学校给与警告处分。

1930年暑假,妹刘万馨考入信阳河南省立第二女师。

因为“信阳三师学潮事件”,信阳河南省立第三师范曾停办一年。

刘一帆再次回到正阳,在孔剑舞带领下,和裴晓民、李俊英、李月梅等在城隍庙戏台上演《孔雀东南飞》剧,还开展扒庙、打神等活动,进行反封建、反迷信的斗争。

同时,刘一帆接受孔剑舞的指示,不时回到家乡堰北刘村,加紧组织农民群众参加革命斗争,以迎接新的革命高潮到来。

刘一帆回到堰北刘村后,秘密建立了堰北刘村农民协会,发展农会会员50多人。

刘一帆与余子静有着共同的革命理想,两家相距不远,又是亲属老表关系,所以,两人情谊甚笃,亲如兄弟,情同手足。在刘一帆回堰北刘村期间,余子静多次来到堰北刘村相见,白天一起走村串户发动群众,通宵达旦畅谈革命理想。

1931年暑假,刘一帆复校。

1931年冬,第二女师闹学潮,一夜大门上锁,刘一帆和三师一些进步同学翻墙入校,支援二女师学潮,知道的同学见了刘万馨像报喜一样的说:“你哥来了!”

1931年5月,中共鄂豫皖中央分局书记兼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张国焘主持开展大肃反。12月中旬,鄂豫皖中央分局将中共豫南特委书记孔剑舞、特委委员余子静、中共豫南临时特委书记杨健民及中共豫南特委所属各县党、团负责人等40多名同志集中到苏区“受训”。

余子静找到刘一帆说,估计这次前往凶多吉少,假如遭遇不测,请关照好孔剑舞和他的家人。

1931年秋季,国民党蒋介石在陡沟、龚湾、诸葛寺等区制造白色恐怖,大肆屠杀地下党员和革命群众。

1932年,孔剑舞、余子静、杨健民和中共正阳县区委领导孙崇荣、黄绍先、程师孔、孔凡杏、程克忠、程可敬、葛庭华、程正杰、盘安、龚大本等数十名同志,均被张国焘以罗织罪名杀害。

1933年,刘一帆和妹妹同时毕业,刘一帆被正阳县一小校长裴晓民拉去任教,妹妹到正阳女子小学任教。刘一帆多次把躲避国民党反动派迫害的孔剑舞妻儿接到家中生活和给与资助,孔剑舞的儿子孔生后参加解放军并参加了解放正阳县城的战斗,转业地方历任正阳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余子静的儿子也得到刘一帆的庇护,为余家留下一根独苗。

1935年,刘一帆借刘杰三的齐鲁大学毕业证书考取了河南省统计培训班。毕业后,刘一帆被分配到信阳县当统计员。

1938年3月,日寇先后占领与正阳一河之隔的罗山、信阳。

刘一帆回到堰北刘村,积极动员乡亲们有钱出钱、有人出人,组建枪会,抗击日寇。刘一帆购买两只德国造短枪和几杆长枪,自用一只德国造短枪外,其余交由村里使用。堰北刘村枪支多时有四五十杆。为此,枪商一度在堰北刘村设立小型造枪厂,方圆几十里的群众都到堰北刘村购枪自卫。日本鬼子即便占领正阳县城后也不敢随便靠近堰北刘村。

1938年7月7日,正阳县女子小学校长刘万馨率领5位女教师发起了“七·七”献金义举,这些财物送交县政府汇总上交支持抗日。“七·七”献金开展了两年。

1938年8月,信阳平桥人刘万斯接任正阳县长。

刘一帆与刘万斯同姓同“万”字辈,在信阳上学、工作过,又在青年知识分子中有一定影响,加上刘家曾经在正阳的威望,所以,刘万斯对刘一帆特别亲近和器重,让刘一帆在县政府担任职位重要的财粮科科长。刘万斯还让他的同学许尚珍、乔玉林分别担任国民党正阳县政府联防队长和国民党正阳县国民兵团预备总队总队副(总队长由刘万斯兼任)。

中共正阳县委通过许尚珍、乔玉林购买枪支弹药,并安排李卓英等多名共产党员出任国民党正阳县政府的联保主任和保长,使正阳西部的政权和武装为共产党所掌握。刘一帆多次暗中资助支持。

李卓英以梁庙联保武装为基础,联合熊寨、兰青等联保武装,成立正阳抗日自卫大队并任大队长,受到群众拥护和刘万斯的赞许。

刘万斯,其弟刘万卿是新四军五师税务局副局长,受共产党的革命影响较深,思想比较进步,积极组织抗日队伍,支持共产党抗日,与共产党默默地形成了抗日统一战线。

在1938年到1941年任国民党正阳县长期间,组织政治工作队80余人开展抗日宣传和清除土匪、汉奸及加强河防,成立《正阳日报》报馆开展抗日救亡宣传,建立正阳抗日自卫大队、正阳回民抗日救国支会,共同防御淮河南岸的日寇侵犯、灵活机动地抗击日寇。

正阳抗日自卫大队300余人,长期驻防淮河北岸,多次与罗山、信阳窜犯来的日伪军作战,在陡沟代湾歼灭罗山日伪军谢高升中队,在城南柏树林阻击日伪军掩护城内群众从北门撤退,在王牌寺与日军骑兵作战……

刘一帆在做国民党正阳县长刘万斯的统战工作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1941年4月,在正阳城关一小以教书为掩护的中共信正确临时工委负责人王振东,因暴露身份,被国民党特务追捕并挖好坑准备活埋。刘一帆从刘万斯那里得知国民党特务夜晚要逮捕王振东的消息,立即告知共产党员熊伯威,熊伯威便派他的表弟、时任一小教师的李伯华通知王振东逃走。

刘一帆以其特殊身份在支持抗战、掩护革命力量中起到了特殊的作用。

刘万斯为此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仇视而调离正阳。刘一帆隐忍做着财粮科科长。     

国民党正阳县党部书记高贺斋一直视刘一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置其死地而后快。

1944年元宵节刚过,国民党正阳县政府让刘一帆和兵役科长刘杰三送出国兵到汝南县(行署所在地)。其实,这是高贺斋等设的陷阱。二人到汝南即被扣押,初欲以贪污案定罪,审讯数月,查无实据,未能定案,但一直拘押在牢。

1944年4月28日,日寇占领正阳县城。国民党正阳县政府逃亡到汝南埠。时任县立女子小学校长的刘万馨及同学同事陈育蕾接通知到汝南埠参加县行政会议,次日便被国民党临泉党政分会的特务领到汝南埠一个四合院关押起来。

国民党临泉党政分会总部在临泉王大湾,主任周麟祥,正阳人,他的大哥周汉卿是国民党临泉党政分会的特务大队长。

当时,刘杰三在国民党临泉党政分会特务的严刑拷打下,招供自己是共产党员,并供出刘一帆、熊佰威、李俊英、李振久等共产党员,还说刘万馨及陈育蕾也是共产党员。

国民党特务后把刘万馨、陈育蕾及从寒冻逮捕到案的熊佰威押送到临泉。刘万馨、陈育蕾、熊佰威只好照刘杰三的口供被国民党反动派军统特务强行按压。

刘万馨他们到临泉被关押在张官店张蒋庄的一处民宅里,随后又有饶子裕、李振久、李非吾、李文甫、李俊英、陈登州、张杏村、陈化石、王仲龄、黄瑞亚等被关进来。

过了一个月,刘一帆和刘杰三也被押解到这里,第一天在旁院,第二天与刘万馨他们关在一个院子里。

又过了半月有余,国民党临泉党政分会来了个审讯员对他们重审了一遍。

时隔不久,刘万馨、陈育蕾、熊佰威、李非吾被提到王大湾看守所。第二天早上放风时,刘杰三从优待室走出来,面带愧色对刘万馨、陈育蕾说“哀莫大于心死,我心已死,我对不起你们,我不是人”。刘万馨、陈育蕾问,你怎样想着我们两个了呢?刘杰三说,他们说你们组织中总不能光是男的吧?女的是谁?我一时想起最后离开县城在女校玩的情景便说女的是刘任远管妇女运动的;他们又问刘任远生了孩子呢?我说陈育蕾暂代。

其实,刘万馨、陈育蕾都不是共产党员,就这几句话,俩人成了“共党骨干分子”。他们行为正直,有正义感,在抗日救亡运动中比较积极,还不失中国青年人的气魄,也是女子小学校的骨干,被国民党反动派所不容而遭迫害罢了。

又过了不久,周麟祥在国民党临泉党政分会“茶话会”向临泉党政军学各界代表“宣布”:经过党政总队上下工作人员的努力,正阳县的共匪组织一网打尽,也多亏了刘汉的觉悟自首揭发,才使工作得以顺利胜利,因此刘汉应当奖励。刘万馨、陈育蕾、熊佰威、李非吾、刘汉等所谓表现好的列席。这也证实了刘汉是叛徒。刘汉出狱后被介绍到时任河南省财政厅厅长、后奉调给财政部直接税署署长、钱币司司长、盐务总局局长等职的正阳人王抚州处当秘书。

“茶话会”后没几天,刘万馨、陈育蕾、熊佰威、李非吾四人又被送回张官店张蒋庄。临行,看守说,你们的问题结束了,明天就可回家。

谁知,过了几天,刘万馨、陈育蕾、李非吾、刘杰三又被送到王大湾。

大约一两个月,在张官店张蒋庄的刘一帆、饶子裕、李振久、李文甫、李俊英、陈登州、张杏村、陈化石、王仲龄、黄瑞亚等正阳地下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20多人以及其他地方的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都被送到王大湾。

 1944年腊月,刘一帆被枪决在王大湾。

技术支持: 金盾网络科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