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人物
金孚光(1907~1931.1)

【金孚光】(19071931.1)字绍诚,曾用名复光、佛广、广慈、金克清、李克清等。河南省桐柏县城郊西杨庄村人。

1907年,金孚光出生在桐柏县城郊西杨庄村一个回族家庭。金孚光的爷爷叫金作宇,是桐柏县城清真寺的第一任阿訇,他有四个儿子,因为与当地汉民通婚,被当地传统势力的代表人物打死了三个,这其中就有金孚光的父亲,那时金孚光才三岁。幸免于难的是金则恒,也就是金姜政的爷爷。金家的这段不幸遭遇,后来成为金家青年义无反顾投身革命的原因之一。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金孚光从小就自立自强、勤奋学习,六岁时被送入当地一家私塾接受蒙学,1918年进入桐柏县第一高等小学堂读书。读高小期间,他正是一名关心政治、学业优良,深受老师喜爱和同学们敬佩的学生。那个时候桐柏是最为黑暗的,土豪劣绅和官兵匪霸沆瀣一气,百姓生活困苦不堪,这给金孚光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1921年秋,年仅十四岁的金孚光考入河南留学欧美预备学校英文科。第二年,首次主豫的河南督军冯玉祥,非常注重文化教育,于19233月将河南留学欧美预备学校与其他学校合并,升格为河南中州大学,河南从此有了自己的大学。金孚光在校期间,经常阅读进步书刊,在国文教员、中共党员江梦霞的影响下,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并积极参加了共产党员冯品毅组织的反对外国传教士的斗争。1924年冬天,开封显得异常寒冷,但在十七岁的金孚光心里却是火热一团,他在学校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当时全国990多名共产党员中的一员。

这时,毛泽东在广州开办了农民运动讲习所,金孚光受派遣前往学习。

19256月,金孚光受河南学生联合会和党组织的派遣回到家乡,成为桐柏第一名中共党员。他和其他同志一道,发动和依靠进步人士李树敏等人,在县城北关义仓创办了“桐柏平民学校”和读书会,组织农民学习文化,传播马克思主义。山城大街上的游行队伍中,第一次抬出了一个大胡子外国人的画像,破天荒地唱出了《国际歌》的雄壮旋律。

金孚光以此作为活动基地,与桂仲景等人组建了桐柏第一个党支部,点燃了革命星火,金孚光任支部书记。七月中旬,他联络各界人士,在县文庙召开大会,揭露“五卅”惨案真相和日英帝国主义的罪行,发表《宣言》,组织游行,查封日货,大大激发了各界群众的反帝爱国热情。在他们的宣传鼓动下,桐柏县立高等小学发出“快邮代电”,质问“同胞何辜,遭此荼毒,公理何在?人道何在?”敦请政府“严重抗议,据理力争”,并表达了“吾同胞一致进行抵制,实行经济绝交,以为外交后援”的斗争决心。

这年,国共两党以黄埔军校学生军为主力,进行了两次东征。在浩浩荡荡的革命形势下,金孚光受中共豫陕区委派遣,于金秋时节由开封辗转上海,来到当时的革命中心广州,参加了黄埔军校第四期的学习,被编入第一团一连三排当学员,后来升入军官队政治科。

19262月,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特别会议,作出了大力发动和组织农民,接应北伐军的决定。这年春天,金孚光受北伐军总部的派遣,提前毕业,回到河南调查农民运动和军阀吴佩孚活动。他回到自己的出生地西杨庄,先后发展他的姐姐金荣贞等一批共产党员,成立了西杨庄党小组。

正当北伐战争如火如荼的时候,蒋介石先后制造了赣州、南昌、九江、安庆等四起较大的反共反人民的惨案和事件。在这样白色恐怖下,二十岁的金孚光奉命到信阳和他的家乡桐柏一带发动群众,发展武装,建立党组织。1927年发生“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时,金孚光担任了中共桐柏县特别支部委员会第一任书记。

这年623日,金孚光在《中央副刊》第93号上发表了《我们为什么要讨蒋》一文,揭露反动派与人民为敌、破坏胜利果实的阴谋。7月份,金孚光以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教导团少校参谋的身份,从桐柏南下赴武汉。不料汪精卫发动了“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对共产党人实行“宁可枉杀一千,也不使一人漏网”的政策。中央临时常委会对此作出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重大决策,金孚光赶赴南昌,参加了举世瞩目的“八一”南昌起义。1211日,他又参加了广州起义。

广州起义失败了,金孚光于翌年严冬再次秘密返乡,在桐柏、唐河、泌阳、信阳一带从事土地革命。19282月,为配合四望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领导中共桐柏特支,发动万余人的农民自卫军围攻桐柏县城,并全歼随枣团防一部,缴获长短枪220余支,取得很大胜利。19284月,中共南阳特委派金孚光等人打入驻泌阳的建国豫军内部,任第三军政治部主任,作兵运策反工作。后被敌察觉,受到通缉。620日晚,金孚光秘密离开泌阳,又回到桐柏。7月,桐柏特支划归中共豫西南特委领导,金孚光受命组建中共桐柏县委。桐柏县委成立后,金孚光成为第一任县委书记。这年秋,金孚光领导了信阳地区洋河农民暴动。

这时,远在井冈山的毛泽东提出了建立中国红色政权的理论和“工农武装割据”的总概念。19295月,上级调金孚光到豫南工作,他在担任豫东南革命根据地红十一军三十二师九十七团党代表时,把士兵教育放在首位,第一个在全师成立了“士兵委员会”,有效解决了军队中地方主义、宗派主义严重的现象,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12月份,他率该团参加了解放商城的战斗,取得了胜利。

19301月,《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指明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桐柏县委决定以县委委员喻广谦的私人名义在喻家窑开办枪支修造厂,为武装斗争做准备。金孚光带领万名农民发动了围城武装暴动,他的姐姐金荣贞和弟弟金祖光也参与其中。暴动失败后,弟弟金祖光被捕,敌人将他枪杀在桐柏城东的一里岗。

后来,金孚光的工作范围已经扩大到整个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建设。他担任了信阳中心县委的军委负责人兼豫西南巡视员,领导了信南太平山的麦收暴动,枪决了保长,打击了反动势力。

为打击豪绅地主的反动气焰,组织地方武装参加红军,在中共信阳京汉分特委的领导下,信北区委集中150余人枪,由信阳京汉分特委委员金克清带领,于1930718日黄昏,他化名金克清,带领部队举行了白狗庙暴动。暴动开始时,信北区委一方面派游击队长张明斋和共产党员卢忠尧、郑国荃去到张包家秘密约张包的队长张振卿作内应,并以青纱帐时期联合打土匪为名,公开与张包进行谈判,俟机行事。另一方面,由金克清带领暴动队伍,秘密包围了张包的住宅,在谈判中,不明真相的张包还以鸦片烟相招待,并拿出新买的冲锋枪给郑国荃炫耀。由于郑等温情主义和缺乏斗争经验,没有及时动手,反而又把枪还给了张包。金克清在外面等急了,掂着枪进到院里,缴了门岗的两支枪。张包听见有动静,端着冲锋枪出来,金克清一枪未打中,张包与其老婆带领家丁十几人钻进了炮楼,与暴动队伍展开了对射。张包凭借炮楼负隅顽抗,暴动队伍连攻数次未克。为防止敌军增援,暴动队伍遂于拂晓前向正阳境撤退。之后,金克清又领导了龚湾、中心庙暴动,三起暴动队伍联合一起,驻防正阳的陡沟、铜钟之间,继续扩充队伍,在当地开展游击斗争。印发了《告全县农民书》和革命传单,书写了很多红绿色标语,遍贴陡沟、龚湾一带,发动群众,向陡沟大恶霸冯华阁展开了斗争。

19309月,鄂豫皖苏区的红一军向平汉线出击,打了花园打广水,然后攻打信阳城,在火车站歼敌一个营后,于10月初,直奔正阳的陡沟镇,由白狗庙暴动队伍作内应,龚湾、中心庙暴动队伍配合,内外夹击,红一军一举歼灭了国民党袁英新编12师驻陡沟补充团300余人,枪毙了团长王子仁和土匪出身的营长王得和。这就是闻名豫南的陡沟暴动。打罢陡沟后,红一军1800余人全部到达正阳,县委书记张吉清等前往淮河迎接,并将正阳党组织和国民党反动武装分布情况向军首长许继慎、曹大骏、徐向前作了汇报。金克清、胡成业、孙崇荣带领白狗庙、龚湾、中心庙三起暴动队伍400余人枪,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编为红一军先遣总队,由金克清任总队长。

19311月,先遣总队和红十五军在光山县的郭家河合并,金孚光出任红十五军第一团团长兼政委。不久,红十五军与红一军合编为红四军,又任第二十九团团长。他率部转战于豫鄂边区和鄂豫皖边区,为建立当地工农政权做出了贡献。

这年1月上旬,金孚光奉命到湖北宣化店搞“年关反击战”,转战到河南新县的沙窝时,与围剿的敌军遭遇。他依靠有利山势,身先士卒,与敌人展开了激战,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为掩护部队撤退,他不幸腹部中弹。战友郑国荃(郑立钊之子)要背他后撤,金孚光果断拒绝,他说:“我不行了,你赶快走,我来掩护,这是革命的需要,这是命令,立即执行!”这场战役中,24岁的金孚光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技术支持: 金盾网络科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