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人物
张九英(1914~1948)

【张九英】(19141948),1914412日出生于确山县刘店乡十里岗东张庄一个封建地主的家庭,1937年冬参加革命队伍,1938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汝蔡遂边工委军事部长兼总队长,汝正确信工委军事部长。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活动在汝南、正阳、确山、信阳一带,积极开展对敌斗争。他机智大胆,英勇善战,多次深入匪穴,出奇制胜,使敌特土顽闻风丧胆,得到广大群众的拥戴和称颂。

张九英的父亲张畏三,是确山县很有声望的一位乡绅,家有土地400亩,并在县城买一片住宅。张畏三有七个儿子,九英居长。张家可谓人财两旺,子孙满堂。乡邻们都羡慕张畏三命好有福,称他为“张神仙”。

张九英身为长子,自然成为张家的掌上明珠,很小就被送入私塾读书,蒙受着封建礼教的束缚。九英的少年时代,正值大革命蓬勃发展时期,新思想在全国广泛传播,九英身受其影响。他厌恶封建的礼教,不愿攻读那些“子、乎、者、也”的孔孟之道,却对一些革命的道理津津乐道,崇拜历史上的英雄人物,在学校读书时就热心习武,思想萌发了强烈的反抗意识。加之九英少年气盛,为人耿直,性情刚烈,立志要冲破封建专制的牢笼,铲除暴虐,为劳苦大众排难解忧。

抗日战争爆发以后,中国共产党在民族危亡、国难当头的危难时刻,抛弃前嫌,积极推动和促成国共两党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提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枪出枪”的口号。“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在中华民族凌受外侮的情形下,九英积极响应我党号召,动员自己的家庭出钱抗日,并动员其妻做岳父柴本善的工作,力求为抗日救国出力。后来,夫妻共谋,九英把岳父的两只手枪赚取过来。这样一来,翁婿闹翻了脸,柴本善大动肝火,声言“要枪不要婿”,向国民党确山县县长方廷汉提出控告,九英被抓进监牢。妻子柴士俊对丈夫忠贞不二,她为此仗义执言,大闹其父,才使九英坐牢不到一个月就被释放。这次变故,是九英走上革命道路迈出的第一步。他这个封建地主家庭的宠儿,却背叛了自己的出身,成为一个革命的叛逆者。坐牢的挫折,并没有泯灭他革命的希望,改变不了他已选准并为之付出的目标。他更加清醒了。

九英出狱后,通过深思熟虑,他进一步认识到要成就抗日救国和变革现实社会的大事,单凭个人的热情和孤军奋战是不行的,必须有一个统一的领导,依靠大家同心协力,才能取得胜利。为此,他积极向共产党靠拢,并找到了党组织。在党的教育引导下,九英精神更加振奋,他从共产党身上真正的看到了希望和自己奋斗的目标。从此,他努力学习,积极工作。19385月,由方德鑫介绍,九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九英先后担任过家乡联村的党支部书记、刘店区委武装委员。

九英入党以后,经常在家中做父亲的工作,给父亲讲“七·七”事变后,中华民族凌受外侮、国难日深的道理;讲共产党如何深明大义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讲日本铁蹄所至,国人生灵涂炭的悲惨景象;讲“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名训。动员父亲为抗日救国出力,做一个中华民族的贤孝子孙,不负先人。在九英不断的说服开导下,父亲和弟弟们逐渐认识到只有共产党领导人民抗日救国,中华民族才能不当亡国奴。自己能为共产党办点事、出点力,是很有意义的事情,是值得自豪的。后来,张畏三的家成了中共确山县委进行抗日救亡宣传和动员工作的可靠的联络站。曾任中共确山县委书记的方德鑫、王景瑞、杨平安经常在这里接头、开会、住宿吃饭。1938年秋,确山县抗日救亡运动掀起高潮,张畏三对共产党更加信任。为了有利于革命工作的开展,党组织让张畏三去当刘店的联保主任,他毫不犹豫,欣然上任。他把五子九龙亲自送往竹沟教导队学习,九龙以后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在战斗中牺牲。

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九英投身到抗日战争的洪流中,他机智大胆,英勇善战。1944年,他任刘店地区我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大队长,带领游击队同日、伪、顽进行了艰苦的斗争。是年夏,国民党汝南八区保安队也住在离刘店不远的李寨村。这支队伍多系地痞流氓和土匪,他们不事抗日,天天歪戴帽子斜瞪眼,腰插手枪敞着怀,抢劫民财、奸污妇女、吊打群众、暗杀共产党员,群众恨之入骨,叫他们“吃干队”。九英同同志们商量,决定除掉这帮败类,为民除害。经反复研究决定,既不能让国民党抓住把柄,又不能便宜了日本鬼子,九英策划了一场狗咬狗的战斗。一天,九英将游击队分成三个精干的小组,他自带一组乘夜进城,摸到日军的住处,扔下十几颗手榴弹;让另外两组在周围“打机枪”(把鞭炮放在煤油桶里燃着),鬼子们被搞懵了,吓的龟缩在窝里不敢出来。汉奸们为了讨好鬼子,慌报说这是不顶打的“吃干队”干的,不是共产党进城了。鬼子恼羞成怒,嗷嗷乱叫:“吃干队大大的坏,竟吃到皇军头上来了。”第二天一早鬼子出兵李寨,把国民党的“吃干队”赶出几十里远。夜里,九英又带领游击队把李楼乡那个作恶多端的日伪乡长给处决了,为人民除了一害。九英公开警告地方上的豪绅和日伪人员:“不论是谁,与共产党作对,与人民为敌,只有死路一条;不反共,不反人民,共同打鬼子,就是我们的朋友”。从此,一些为非做歹的乡保人员,土顽匪徒,一听到张九英的名字就心惊胆战,作福作威、侵扰群众的恶劣行为也有所收敛。

1940年,九英任中共确山县军事部长,1942年秋任汝南支队副支队长,1944年任汝蔡遂工委军事部长兼总队长。中原突围时,九英已是我军的一位团级干部,突围途中,与大部队失散。

1944年8月初,中共淮南中心县委组织部长胡友禄、淮南支队队长赖鹏率领淮南支队两个连的武装,经确山三宗寺,向汝南县的常兴、马乡一带挺进,进驻徐桥。当时,国民党确山县三青团书记欧阳治中在普会寺区署打电话,通知刘店区公所,次日在刘店四座楼召开乡保武装会,准备把刘店区周围15个保的人枪集中起来,成立一个大队,由王子平任队长,阻止新四军北上。地下党员赵明荣(刘店区公所秘书)接到电话后立即与原淮南支队参谋长张九英联系,张九英随即到徐桥向赖鹏汇报这一情况,赖鹏马上命令部队到腾冢、徐桥附近埋伏,伺机行动。第二天上午,刘店各乡乡长、队长、保长刚刚到齐,欧阳治中还没到,淮南支队就把四座楼包围起来。赖鹏、张九英把他们集中在一起召开会议,张九英说,大家都是地方人,日本鬼子来侵略,我们不能当汉奸,不能做亡国奴,要武装起来进行抗日。不分阶层,不分党派,愿意打日本鬼子的都是朋友。他进一步讲明了共产党实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并提出成立“三三制”抗日民主政府。随之建立了刘店中心支部,成立了刘店抗日游击队。

1946年9月,中共豫鄂工委和支队决定以留下的30余人枪和部分地方干部为基础,成立中共信确桐县工委和信确桐县游击队。胡友禄任工委书记兼游击队政委,吴厚明任游击队队长率部原地坚持斗争。他们采取时分时合的战术,活动在尖山、孤山冲、宋冲、铁幕山、杨集一带。10月初,突围到汉江、陕南的原中共汝南地委书记王景瑞从陕南黑山绕道千里回到确山,联络到随军突围已返回的张九英和基层党组织,发动群众开展斗争,并参加工委任委员。工委以豫鄂支队给的10几支枪为基础,在明港以西以北进行游击活动,恢复党组织,开展对敌斗争。

1947年6月,中共汝正确信工委成立,王景瑞任书记,胡友禄任组织部长,张九英任军事部长。工委以原有的20多人枪为基础,建立了汝正确信游击队,由张九英、胡友禄、吴厚民具体领导。主要任务是镇压反共分子,反对国民党当局推行的各种苛捐杂税和拉丁拉夫政策,以减少人民群众的负担,迎接新形势的到来。

汝正确信游击队成立不久,在胡友禄、张九英的带领下,在汝南的官庄打死了作恶多端的国民党保长李绍曾和一个叛徒,缴长枪8支。随后动员国民党刘店乡公所的6名乡丁带枪起义。游击队转移到杨店的土门后,缴获当地保长的几支长枪,并活捉国民党确山县大队长李德钦的哥哥李德广,缴机枪1挺,手枪2支,长枪10余支和子弹数百发。

他们把队伍拉到确山西部山区孤山冲一带活动。孤山冲附近的石滚河是个三里长街的大集镇,镇南是一条大沙河,河南是起伏的山冈。此镇为国民党乡长赵崇武盘踞,这个人是国民党确山县民团团长孙星南的心腹,制造“竹沟事变”的干将之一。工委决定除掉这个坏蛋,由张九英、胡友禄共同负责执行这一任务。

九英随即派人侦察敌情,得知:东、西寨门上各有一个炮楼,一个步兵班守寨门;乡公所在东门里,部署了两个班的武装保卫;乡长赵崇武住在西门里路北一所大院里,有一个班的兵力住在前院保卫,赵崇武住后院北屋,卧室里架有轻机枪一挺。乡公所和乡长住处都有门岗,东西寨门没有设岗,集市在东门外。敌人兵力总数有百十人,纪律涣散,吊儿郎当,他们内部也互相排挤,勾心斗角。根据掌握的敌情,张九英和胡友禄等,经过认真研究,决定趁逢集人多时,出敌不意,白日进寨,智擒赵崇武。九英将游击队的十几个人分成4个小组,胡友禄带领一个小组潜入西门,占领西门炮楼;张丙森带一个组在西门外监视敌人;周凤景、阮熊带一个组在沙河南岸掩护撤退;张九英自告奋勇带领一个组直插匪穴,铲除赵崇武。

赵崇武虽有百十人,但分散在几个地方。这天又逢大集,敌官兵不会放过这个捞油水的好机会,每个防守地方都只留一两个人应付差使,其余全上集打掳去了。街上车水马龙,热闹非常。张九英化装成一个曾在监狱里受过赵崇武关照的伪保长,带着糕点礼品,衣冠楚楚,进寨看望“赵乡长”,随身还跟着两个保膘—手枪队队员刘醒、陈明仁。大约上午10点种,由周春祥带路到赵崇武门口,九英和明仁进门后一起动手,没露一点声响,捆着了站岗哨兵,用破布堵着嘴,关进了门楼的耳房里。周春祥和刘醒马上过去“上了岗”。九英、明仁大步向后院走去。赵崇武正和石滚河小学校长赵才多下象棋,“客人”进屋后把糕点礼物放在桌子上,说了几句感谢乡长的话。这时赵崇武才抬起头来,一看面目很生,心里有些惊疑,连忙站起身说要进内室拿烟,实际是去抓武器。这时九英连说“有烟,有烟”。顺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枪来,只听“叭叭”两响,正中赵崇武心窝。他脖子伸得老长,还挣扎着往卧室里跑,九英对准他的太阳穴又连击两枪,这个作恶多端的赵崇武才彻底躺倒不动了。九英冲进套间,一转身把日本造的歪把子机枪端了出来。这时,赵才多一头扎进门后的棉花堆里,浑身打起哆嗦。明仁持枪搜索,伸手摘下里屋墙上挂的带套手枪,斜披在身上;又发现放在屋角的一条麻袋,半截圆鼓鼓的,用手一摸,原来是子弹,随手提起,背在肩上,只听九英喊了一声“撤”,两位英雄一个端起枪,一个背子弹飞步离开后院。刘春祥和刘醒二人“上岗”后关紧大门,将前院进行了搜索,没发现一个敌人。他们便把一个班的枪支收在一起,一看九英出来,四人前后呼应向西冲去,从进大门到出来总共六七分钟时间。这时,胡友禄带领的小组已拿下西门寨楼,接应九英出寨。集市上人山人海,一听见枪响,立刻炸了群,街里面的人东冲西撞,混乱一团。赶集打掳的敌兵听见枪响,摸不清底细,只顾各自逃命。各个战斗小组,从进寨到出寨不过半个小时便结束了战斗。打死了伪乡长赵崇武,缴获机枪一挺,手枪2支,长枪20多支,还有半麻袋子弹,游击队无一伤亡。

19479月,刘邓大军已经南下,进入大别山区。这时,张九英和胡友禄、吴厚明正率领游击队在信阳北部尖山一带活动。一天,工委派“交通”送来通知:“游击队交吴厚明同志指挥,胡友禄、张九英带手枪队速来正阳”。九英、友禄一行8人,夜行100多里,到正阳县大王庄见到了工委书记王景瑞。王介绍情况说:正阳县宋店乡乡长梁超仁(名志远,字超人),是个中统特务,长期与我党为敌,横行乡里,欺压百姓。最近,梁又娶了个小老婆,是离城20多里小吕寨的,梁超仁近来一直住在小吕寨,离宋店乡公所有七八里远。这几天他在城里参加县长王子健召开的反共会议,据参加会议的王振庭(地下党员,公开身份是保长)汇报,他今天已经回来,又到小吕寨去了,我们要抓住这个机会,除掉这只豺狼。在研究具体行动方案时,张九英说:“老王,我们七八个人,一夜走了100多里路,不能光为了干他一个酒色之徒哇!我们捉住他,还得叫他作贡献—交款1000元。另外把外号‘假罗成’的蔡庄伪保长蔡永美也捎带着,此人飞扬跋扈,反动透顶,又是个有名的色鬼,兽性发作,六亲不认。我们大军已经南下,要防止这帮反动透顶的家伙狗急跳墙”。九英的意见得到工委的同意。

小吕寨在正阳城西22里处。周围是一丈多宽的壕沟,水深齐腰,只有东西一条小道相通。寨子里只住两户人家,一户是梁超仁的岳母王氏,全家只有母女二人;另一户是王家的佃户王荣乐。夜里12点过后,九英一行8人,轻手轻脚涉过壕沟,隐蔽在王荣乐的东墙根下。

天亮了,梁的岳母来开大门,刚打开一扇,九英等像8条飞箭冲进院里。一个哨兵倒背着枪在院里踱步,见此情景,手足无措,当即被缴了枪,并被捆成一团丢进厨房边的柴堆里。九英派两人守着寨门口,吩咐说:“按原计划行事,今天一天,只准进不准出。”梁的岳母一看形势不妙,就向女儿女婿屋里跑。九英和其他手枪队员脚跟脚追进屋里,梁超仁在被窝里当了俘虏,九英历数了梁的罪行,向他提出:第一,罚款1000元,今天必须交出。第二,立即写信叫蔡庄保长蔡永美带着他的捷克式新枪来,说有要事相商。梁超仁答应所提条件,被解开双手,写信后又被捆起来。信由王家佃户王荣乐和一个手枪队员送去。中午,蔡永美“请”来了,他大摇大摆的走进屋里,一看梁乡长坐在床上,正待寒暄,只觉一阵凉风袭来,枪被下掉了。接着,蔡也被捆个结结实实。下午,从乡公所送来了银洋1000元。

手枪队在小吕寨整整住了一天一夜,缴获10余支枪,没走露任何风声。天黑后,九英他们带着两个恶贯满盈的家伙出了村。刚过壕沟,张九英就宣布:“你二人奸污妇女,逼死人命,杀害共产党员;今天死期到了,我代表人民处决你们。”随之枪毙了梁、蔡。

惩处了梁超仁,手枪队凯旋回到游击队住地尖山。这里距平汉铁路上的吴寨河铁桥18里。铁桥北端修筑一座炮楼,有一个班的民团武装,配备机枪一挺。炮楼北一里处。在铁路东侧有一小镇叫狮子桥。驻扎两班武装,与炮楼里的一个班互相轮换,日夜守卫铁桥。国民党确山县民团在这里布置三个班的兵力,一是为守卫铁桥,保卫他们的铁路运输;二是为了“防共”,切断我党我军往返路东路西的这条通道。

张九英首先派秘密交通员侉老张化装成卖瓜的,到狮子桥和炮楼摸清了敌人的火力配备和活动规律,决定乘雨夜突袭狮子桥。由胡友禄带的一个班和一挺机枪,监视炮楼里的敌人;张九英和吴厚民各带一个班扑向狮子桥。到了镇的岗楼里点着一盏油灯,一个团兵正抱枪睡觉,张九英抓住他的枪往外一拉,敌哨兵还没睡醒就当了俘虏。九英提起油灯在岗楼前晃了两下,吴厚民立刻带着两个班来到营房门口,侉老张领着大家来到一间大屋里,20几个敌兵头朝一个方向睡的正甜,枪全挂在另一边的墙上,游击队把枪收起后,让敌兵起来集合,全部当了俘虏。

狮子桥营房被共产党游击队端了窝的消息很快在汝、正、信各地传开了,各县民团的下级官兵窃窃私议:天天讲新四军被消灭了,游击队没有了,共产党逃走了,可是守桥的三个班不声不响地就被报销了,谁也不敢说共产党游击队那一天会从天而降,灾祸轮到自己头上。敌兵士气低落,很多人不敢再死心塌地的与人民为敌了。广大群众说,想打共产党没那么容易,共产党前后有眼,左右有腿,里外有人,处处有家,你看反共的哪个有好下场?

1947年10月,中共汝正确信工委带领游击队300余人,奉命到达平舆,与地委带领的挺进纵队胜利会师。地委、分区决定,将中共汝正确信工委改为中共汝正确县委,并决定建立汝正确县政府和县大队。王景瑞任书记、县长兼县大队政委,张九英任军事部长兼大队长。在县委、县政府领导下,又新建一个工作队,由傅欣兼队长,张九龙任副队长。平舆会师后,中共汝正确县委带领县大队为配合华野大军作战,向地主恶霸和国民党乡保政权展开了斗争。县委副书记胡友禄和大队长张九英带领两个连,在汝确边境打死了恶霸地主姚永先、王海龙等人。又配合豫皖苏四分区挺进纵队,在汝南的大陶坡,歼灭了国民党县保安队100余人,缴步枪百余支、机枪两挺,击毙乡长兼保安队队长罗岐山。

1948年元月,中共豫皖苏八地委调整了中共汝正确县委领导。王景瑞、胡友禄、张九英、李卓英等奉命到临泉和沈邱参加土改。

19484月,为配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原大地大规模消灭国民党军队,迎接全国解放,路东指挥部派张九英带领刘醒、黄学、王根良三人到确山铁路沿线侦察敌情。一天夜里,九英住在刘店东边的小张庄(张绍英村庄)。第二天拂晓,突然被国民党的保安团100多人包围,因寡不敌众,九英等4位同志被捕,被带往正阳县国民党八区保安司令部。第四天,在正阳南门外的牌坊边被枪杀。临刑前,张九英以共产党员的英雄气概,面对广大群众,愤怒揭露国民党反动派反共卖国、欺压群众的累累罪恶,宣传共产党救国救民的真理。高呼:“中国共产党是杀不尽的!共产党完全胜利的时刻就要到了!中国共产党万岁……”。

技术支持: 金盾网络科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