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人物
赖 鹏(1913~1947)

【赖鹏】(19131947),字云程,1931年农历十月出生于河南省汝南县马乡镇(现梁祝镇)赖庄村。六七岁时,入村西高龙寺小学读书。后来跟三叔赖世发在马乡集县公立第二高等小学堂(简称“二公”,赖世发在该校任教)求学。赖鹏读书刻苦用功,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尤以语文程度更为突出。   

赖鹏的青少年时期,正值中国连年军阀混战,哀鸿遍野,民不聊生,劳苦大众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赖鹏的级任老师、中共地下党员张豫斋,经常利用讲国文、历史课的机会,或夹叙革命故事、战斗诗歌,或剖析社会现实,宣传共产党的主张。革命道理犹如春风化雨,滋润着赖鹏的心,他思想上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萌发了革命念头。他经常向张老师请教问题,谈论理想,谈论社会和人生。

19294月,中共豫南特委负责人贾子郁到汝南巡视工作。主持县委工作的张豫斋向贾汇报了赖鹏的情况并征得其同意,决定接收赖鹏加入中国共产党。一天夜深人静,在张的住室里,赖鹏宣誓入党了。这时,他还不满16周岁。     

赖鹏入党后,以火一般的热情,积极为党工作。他不避艰险,经常在贫苦农民中奔波,宣传革命道理,发展党的组织,出色地完成党交给的任务。在30余户的赖庄村,他发展了张长发等积极分子入党,先后建立了3个党支部。赖鹏,成为马乡早期播撒革命火种的年轻人。

1929年冬,赖鹏同胡亮(即赵光福,又名赵国祥)等人把马乡周围的贫雇农组织起来,成立“鞭竿会”。

鞭杆会成立前后,赵国祥、赖鹏、吴清云等人积极在雇工中进行启蒙的阶级教育,讲只有大家抱成一个团去斗争,才能反抗地主阶级的压迫和剥削,才能翻身解放,摆脱受苦受难的处境。两个多月,鞭杆会员就发展到上百人.

1930年农历二月初七,马乡古庙会。鞭杆会员们向地主提出:每人要一顶草帽,一条手巾,一条围腰带,200文看戏钱。若不答应,就不干活。面临春耕大忙在即,除鞭杆会会员之外,别无雇工可觅。迫于急需,地主们只好答应。接着,赖鹏等同志又引导会员们要求增加工钱,迫使地主们答应将雇工工钱增加一倍。从此,地主对雇工的压迫有所收敛,不敢轻易同鞭杆会对抗。

1931年夏秋之交,马乡一带连日大雨,庄稼颗粒无收。次年春荒时节,劳苦大众挣扎在死亡线上,地主豪绅却囤粮居奇,卡灾民的脖子。赖鹏等利用国民党当局假意让富户“借粮”的时机,发动和领导了灾民的抢粮斗争。一时,从者云集,势如燎原烈火,灾民先后抢分了徐老庄、窦庄、付寨、陈庄、侯庄、余店等村大地主的粮食。经过这次斗争,大大提高了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望.

1932年冬,国民党骑四师奉命南调,前往商城、固始参加“围剿”苏区红军,先头部队一个旅途经汝南与正阳交界的马乡休整。中共马乡区委书记赖鹏与区委委员胡亮设法接近敌兵,了解敌军调兵意图。得知该部队不是蒋介石的嫡系,此次奉命南调“围剿”鄂豫皖苏区红军是不得已而为之时,立即请示上级党组织,决定设计拖住骑四师,阻其南下。在一个风雪之夜,赖鹏等秘密油印了大批传单,连夜发到汝南马乡、正阳傅寨,要求党员和积极分子立即行动,迅速把所有传单张贴散发出去。第二天一大早,以马乡为中心,凡是驻有骑四师士兵的地方到处出现了“国民党是刮民党”,“打倒土豪劣绅”,“赶走骑四师,百姓好过安生日”等传单,敌官兵不知所措,慌忙向上级报告:汝(南)正(阳)边区出现“共匪”。上级只好命令骑四师就地围剿,不再南调。汝正游击区的战斗,分散了国民党部队“围剿”苏区红军的兵力,有效地配合了苏区反“围剿”斗争。

1933年,中共河南地下党组织再次遭到严重破坏。在革命低潮中,马乡党组织停止活动。赖鹏随其表叔杨世珙到了民权县师范学校(杨在该校任教)上学,不久,与该校中共地下党负责人梁雨田(即梁雷、该校国文教师)取得联系,开展革命活动,秘密发展共青团组织,先后介绍进步学生焦聚元(即焦萃五)等多人入团。

民权师范学生中流行拜“把兄弟”。赖鹏性格开朗,待人热情,善于团结同学,很快便在学生中结拜“把兄弟”上百人。赖鹏年龄较大,每次“结拜”,他总是大哥,所以,同学们都亲切地叫他“赖老大”。赖鹏利用这些“把兄弟”,广泛联系进步同学,以各种方式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罪行,抨击国民党的残暴统治和反动政策。

该校校长金照南,不学无术,是个大烟鬼。他勾结国民党县党部,迫害进步学生,镇压学生的正义行动。学校党组织决定,发动学生,赶走他。赖鹏就在“把兄弟”中广泛活动,抓住金照南吸毒的把柄,提出“端校长的大烟灯”,结果,金照南灰溜溜地离开了民权师范。社会上国民党的“盐巡”到处拦路设卡,敲诈勒索,逼得盐贩(全是贫苦农民)叫苦连天。这些“盐巡”住在民权师范附近,赖鹏领导同学硬是把他们轰跑了。

一次,赖鹏带领同学们涌进国民党县政府,以“旁听”名义,监视“承审”案件。政警队长出来想把学生撵走,同学们非常愤慨,抓住他毒打一顿,事后还贴出标语骂他是狗腿子,致使其威风扫地。

后来,国民党当局派特务侦知民权师范学潮的领导人,下令逮捕梁雨田,开除赖鹏学籍。梁被迫出走,学生为抗议校方开除进步学生,罢课达半学期之久。

赖鹏离开民权后,到大别山区参加红军,在攻打信阳时负伤离队治疗。

1934年,赖鹏回到马乡。在革命处于低潮的形势下,他以小学教员的职业作掩护,与胡亮等继续进行革命活动。

1935年,他调到潢川作地下工作,亲手处死当地国民党县政府民政科长。

1936年,他又调回马乡,任中共马乡区委书记,积极组织地方武装。抗战爆发后,赖鹏筹集枪支建立秘密武装,开展小规模的游击活动。他曾与张长发两次突袭单身外出的敌兵,夺获手枪两支。根据新的斗争形势,赖鹏以“抗日保家”的名义,在学生中开展课余军事训练,为发展革命武装作准备,他自己也练得一手好枪法。

1939年秋,赖鹏任中共马乡中心区委书记,多方吸收革命青年,扩大武装力量,同时向竹沟抗大分校输送人才。这时,国民党汝南县政府曾3次下令通缉赖鹏。一次,游击队已经转移,仅剩赖鹏1人在处理文件。敌人包围了村庄,赖鹏勇敢对敌射击,五步之内连发3枪,击毙敌人,敌人不敢拦截,赖鹏得以脱险。从此,赖鹏名声大震。同年11月,“竹沟惨案”发生后,中共汝南地委组织干部撤退,赖鹏率本区革命同志6人到淮南开辟工作,先后任手枪队长、游击大队负责人等职。

1943年春,中共淮南游击队成立,赖鹏先后任支队副队长、队长,带领战士与日伪顽匪作战,积极整训和扩大地方武装,向新四军输送了几个连的新兵。

19446月,赖鹏奉命率淮南支队挺进淮北。714日,淮南支队在支队长赖鹏和参谋长李卓英的带领下,从烧饼店过淮河到达正阳梁庙一带,在梁楼歼灭罗山股匪何小德200余人,救出被绑架的妇女20多人,牲口24头,缴枪200支。720日进抵姜寨,全歼坚决反共的国民党姜寨乡中队,缴枪80余支,击毙乡长李定祥。724日夜,淮南支队两个连在支队长赖鹏、政委张国兴和参谋长李卓英的率领下,应群众要求,趁夜突袭确山县三宗寺伪顽据点,俘敌120余人,缴长短枪80多支,并击毙国民党民团支队长刘汉文。727日,豫南游击兵团的信应独立二十五团三个连和淮南支队两个连作为游击兵团先遣队,由淮南支队队长赖鹏等率领,采取声东击西战术,在渡淮前首先袭击地方顽军的陡沟、梅黄防地,以吸引国民党军队对其左翼的注意力。然后,于729日趁夜晚向西行军,在陡沟西之信阳沈湾、邱湾一带,突然涉水渡过淮河,顺利进入淮北汝(南)正(阳)确(山)交界地区。

8月初,淮南支队队长赖鹏率领淮南支队两个连的武装,经确山三宗寺,向汝南县的常兴、马乡一带挺进,进驻徐桥。当时,国民党确山县三青团书记欧阳治中在普会寺区署打电话,通知刘店区公所,次日在刘店四座楼召开乡保武装会,准备把刘店区周围15个保的人枪集中起来,成立一个大队,由王子平任队长,阻止新四军北上。地下党员赵明荣(刘店区公所秘书)接到电话后立即与原淮南支队参谋长张九英联系,张九英随即到徐桥向赖鹏汇报这一情况,赖鹏马上命令部队到腾冢、徐桥附近埋伏,伺机行动。第二天上午,刘店各乡乡长、队长、保长刚刚到齐,欧阳治中还没到,淮南支队就把四座楼包围起来。赖鹏、张九英把他们集中在一起召开会议,张九英说,大家都是地方人,日本鬼子来侵略,我们不能当汉奸,不能做亡国奴,要武装起来进行抗日。不分阶层,不分党派,愿意打日本鬼子的都是朋友。他进一步讲明了共产党实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并提出成立“三三制”抗日民主政府。随之建立了刘店中心支部,成立了刘店抗日游击队。

89日夜,豫南游击兵团强渡淮河,赖鹏率领淮南支队配合,采取奔袭战术,突然发起围歼胡冲店日伪军“正阳县国民兵团”的战斗。在地下党支援下,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俘伪团长金宇栋和三名副团长以下官兵200多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胡冲店歼灭战的胜利震动了豫南,初步打开了汝(南)正(阳)确(山)边区的局面。

胡冲店战斗胜利后,新四军豫南游击兵团得到休整,且迅速壮大,以原淮南支队3个连为基础,扩充至5个连,后改编为豫南游击兵团挺进三团,赖鹏任团长,胡仁为政委。

抗日战争胜利后,赖鹏所属部队改编为中共河南挺进兵团第三团,赖鹏仍任团长,转战于确山、桐柏、湖北随县、信阳尖山、铁木山等地。

1946年,国民党蒋介石反动集团,背信弃义,悍然撕毁停战协定,向我中原解放区发动大规模围攻。我中原解放军奉命突围。突围时,赖鹏任主力七团副团长兼参谋长.他奉命负责指挥全团牵制敌人。在陕西洛川战斗中,他一边指挥部队,一边亲自用机枪封锁山口,打得敌人不敢抬头,被誉为神枪手。翌年元月,赖鹏调卢(氏)灵(宝)洛(南)中心县委,任洛川支队支队长。  

赖鹏不仅治军有方,作战机智勇敢.具有较高的指挥才能,而且为人朴实、豪爽,热情诚恳,和蔼可亲。无论战士或通讯、警卫、炊事人员,都在他面前无拘无束。他的警卫员邓得春,是个孤儿,14岁参军时一字不识。他每天教小邓认字写字,并经常督促检查。突围时,小邓正患伤寒病,赖鹏忍着胃疼步行,把自己的马让给小邓骑,小邓才没有掉队,并逐渐恢复了健康。

19477月,豫东沈丘一带,连日阴雨,天低云暗。12日(农历五月二十四)凌晨,沈丘大恶霸地主杨显卿的儿子杨景文、赵万顷的孙子赵汝贤等,勾结匪首张洪亮部二三百人,突然袭击中共沈(丘)鹿(邑)淮(阳)县联络站驻地—张保园村。

我县、区武装二三十人闻讯驰援,途遇匪部,一阵激战,因众寡悬殊,被迫后撤。匪徒们包围了张保园村,疯狂地向村内猛扑。

这时,军区派往沙南开辟四分区而路过的赖鹏和几名随员,正住在村内。此外还有我党政军干部和伤病员共二三十人,其中有战斗力的只有19人。面对着数百名来势凶猛的匪徒,赖鹏指挥战斗人员顽强狙击,杀伤了一些敌人,掩护部分同志冲出重围。终因兵力过于悬殊,在弹尽援绝的情况下,赖鹏等不幸负伤被俘。

赖鹏在狱中受尽了敌人的酷刑,始终坚贞不屈,表现了中国共产党人的铮铮铁骨。敌人在威胁利诱,软硬兼施失败之后,于723日(农历六月初六)将赖鹏等8位同志杀害在沈丘老城西关外。

临刑时,他们高呼革命口号,英勇就义.时年,赖鹏仅34岁。

技术支持: 金盾网络科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