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人物
裴晓明(1911.2.16~2012.2)

【裴晓明】(1911.2.162012.2)原名裴荫德,乳名小民,后谐音演绎为小明、晓明。正阳县城关人。

裴晓明祖籍南阳博望,清光绪年间,其父裴泰升逃荒到正阳定居。由于他会木刻手艺,始于街头摆摊刻字,后刻门神版,在县城北街开设门神店,字号“裴泰兴”。专门经营印刷门神、灶爷、对联及香火用纸生意,以维持生计。其母为正阳开炮铺的张姓之女。光绪30年与泰升结婚后,生子晓明。裴晓明6岁入私塾就读,10岁考入私立绍明高等小学。毕业后由其干姥徐昊(豫西宝丰人,明港驻军排长)把他送到洛阳吴佩孚陆军第3师幼年学兵团当兵。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吴佩孚让学兵团开赴前线。晓明年幼畏惧脱逃,至宜阳干姥徐昊家。徐已为憨玉琨部之团长。次年徐见他不宜从戍,出资让他报考省立信阳三师就读。

1926年国民革命军北伐,三师停课,他回正阳,居家。结识共产党人县立高小教员孔剑舞和在金龙桥开诊所的王了凡,受其启迪,投身于国民革命,初悟救国救民之道。

19274月,武汉国民政府慰问团宣传列车沿京汉路北上,到河南劳军,发展铁路沿线革命组织,裴同共产党人孔剑舞、余子静到明港车站迎接慰问团。受到代表团主席于树德(中共3大代表)接见。于树德派贾一赤为特派员到正阳领导国民革命。回县后,他们把带回的传单贴满大街小巷。

19275月,中共正阳县党小组建立后,在城关发展裴晓明加入共青团组织。根据上级指示,党小组把县内红枪会联合起来,黎勉之在孔剑舞的教育和影响下,接受了县党部的领导,把红枪会开进县城,成为第一支“党军”。在余子静、裴晓明等党、团员的教育和影响下,铜钟的鲍敬管及城西区的红枪会也陆续进城,服从党部的指挥,进驻县城维持社会治安。红枪会占领县城后,贾一赤和孔剑舞、余子静等同志,召开了有几个国民党员参加的会议,传达了中共中央委员于树德的指示精神,为了加强统一战线,根据共产国际“在共产党领导下,开展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统一战线”和“党团组织保守秘密,一切政治言论受党的指示”等规定,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孔剑舞、余子静、王了凡、裴晓明等都奉命加入了国民党。9月,裴晓明等招集正阳县国民党员鄢仰素、徐显庭、鄢岫青、程古衡等讲明政策,组建起国民党正阳县党部,设执行和监察两个委员会。鄢仰素、徐显庭、孔剑舞、余子静、裴晓明、鄢岫青、李月嵋为执行委员,裴晓明任青年部部长。为培养革命运动的骨干力量,县党部在福音堂成立了读书会,由裴晓明负责,参加的青年有王连壁、刘冰(女)、邹定寰、刘汉、余仲奇等二三十人,他们通过学习进步书刊,受到了爱国主义和反帝反封建革命教育,提高了政治思想觉悟。同时还印发了三期油印刊物《火花报》,内容以反对封建迷信,提倡科学为主,宣传大革命的意义。年底,裴晓明被保送到信阳党政训练班受训3个月。结业后,由于“蒋汪合流”叛变革命,国共两党分裂,裴未回县从政,而又回到信阳三师就读。

19282月,冯玉祥令县党部暂停活动。7月,省派罗煜华、徐显庭、陈则舜为指导委员,把正阳县县党部改为“指导委员会”,以办理国民党党员总登记、重新颁发党证为名,将共产党、共青团和进步人士余子静、王了凡、裴晓明等160余人从国民党党部清洗出去。

1929年孔剑舞调到豫南特委工作,到三师找到裴晓明,并发展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当时三师因对校长贪污渎职不满,引发学潮,裴晓明是学生会会长,积极参与了学潮,被信阳县府抓捕,开除学籍,关押3个月,后被无罪释放。192911月,中共信阳中心县委派共产党员刘子清(绰号刘蛮子,信阳龙井人)、裴晓明、刘汉、陈守仁、熊义吾、刘一帆到正阳后,成立共青团正阳县委员会,刘子清任书记,裴晓明等为委员。共青团正阳县委建立后,在城乡进步青年中先后发展李小九、赵狗毛、董竹林、余克太、王仲林、张培因、陈化石、孙崇圣、王海珍加入共青团组织,全县团员总数达30多人,同时培养了大批的少年先锋队员。

后裴晓明到了明港小学任教,193010月,因学校共产党人身份暴露,教职人员均受怀疑,裴离校返回正阳。

1930年冬,刚调来的县委书记张吉清,在城关北大街金龙桥设立机关,他与爱人小徐(共产党员)以卖面为掩护,开展党的工作。一天夜里,张吉清在乡间开会,清早回城时全身沾满灰土,被袁英门岗扣留,在当铺院周子斌的旅部审讯时,被打得遍体鳞伤,他坚贞不屈,从未招供,后被裴晓明等营救出狱。

1932年,正阳革命处于低潮,早期共产党领导王了凡、尚武、裴晓明及共青团领导李月梅相继被捕,党的干部意志受到动摇,王了凡、尚武、李月梅经受不住严刑拷打,自首叛变,裴晓明出狱后脱离组织。

裴晓明脱党后,先后任西平县师灵三小、汝南一小教员和正阳一小校长。

1933年在商丘搞地下工作的共产党人尚武被捕入狱,受逼不过供裴晓明和李月梅是共产党人。裴被逮捕解押到开封绥靖公署军法处禁闭室关押。

1935年夏,尚武翻供,他被释放。后逢考试院在开封举行“中华民国二十四年普通考试”,他报名考取,被录用为国民党的公务人员。次年被分派充任鹿邑县国民党第五区区长。1938年调任南丰集第2区区长,不久辞职回正阳,被县师聘任为教育心理学教员。时逢县长刘万斯,用学校经费召集70名师生自带枪支,组建“政治工作队”,乔玉林任大队长,任裴为秘书、兼二中队队长。19401月工作队解散。裴赴陕西成固参加考试院举办的高等考试,落榜。次年他又参加“中华民国三十年高等考试”被普通行政类录用后,入重庆中央大学学习。毕业后,1942年被派到河南省政府秘书处任第一科荐任科员、动员股长,后升任为荐任秘书。负责审核财、教两厅文稿。1943年他参加考试院在鲁山举行的全国性“县长考试”,以第1名被录用。派任为宝丰县县长。1944年春,受命到重庆中央训练团党政班受训。结业后,仍回省府任原职。1947年开封第1次解放,国民党河南省主席刘茂恩逃脱,次年张轸接任省主席,不久开封再次解放,张轸逃迁省府于信阳。1949年张轸在汉口起义,赵子立接任河南省府主席,迁省府于湖南衡阳,后迁到桂林、重庆。裴晓明一直追随。赵子立在四川起义后,流亡省府人员四散,裴留下,入西南民政部举办的训练班,受训3个月后,又到化龙桥西南人民革命大学学习。毕业后,他未听从组织分配,自行到北京,通过个人关系,于19516月参加工作,在北京市卫生工程局秘书室从事文秘工作。1954年卫生工程局改为上下水道工程局,他被调到局干训班任文化教员。1955年在肃反中,因1939年在正阳政治工作队当秘书、中队长时,杀了十几个土匪,被误认为是共产党人(当时国民党称共产党为共匪),而被批斗入狱。1年后,问题查清被释放,仍回原单位工作。此时水道工程局已改名为北京市市政工程局。1961年,他被列为精简对象,退职。退职后,他到罗山爱人方哲生家定居。

1978年经人推荐,先后在管塘中学、尤店中学任民办教师。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纠正了“左”的错误。他于1980年加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被选为罗山县政协委员。1983年因年老辞去民师工作回城。1987年当选上罗山县政协常委,经罗山统战部举荐,省政府批准任命他为河南省政府参事至今。

后来,他从县政协常委的位置上退了下来,但一直在罗山居住。

他的文学功底深厚,新旧学、英语都通,尤其精通旧体诗词。书画和弹唱也颇有造诣。1995年罗山老年诗词研究会成立,他是创始人之一,并任诗研会顾问。他积极编写教材,经常给大家传授写诗填词的知识。他的《楹联寻綮》专著深受广大读者好评。

裴老的思维依然敏捷,仍能写诗填诗。他总是先打腹稿,然后大字写下。他喜欢与人聊天,但一个人时还常常扶琴自唱,悦耳动听。

裴老的乐观主义精神不仅体现在晚年生活中,对过去的艰难岁月从来无怨无悔。解放前他在河南省政府作文职工作,解放后属起义人员,来到北京市市政工程局工作。1961年他已50岁了,单位对他作劝退安排,因爱人方哲生是罗山人,就同她一起来到罗山城关定居。开始住在一间15平方米的旧公房里,原单位给他的微薄生活补贴,不够全家六口人食用,爱人在门口挂起代织毛衣的小木牌子,裴老则外出找活干。上山打石子,下河挑沙子,去邮局代人写信等。

1968年,裴老一家在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号召下,下放到城北刘湾生产队当农民。当时正值隆冬季节,住在临时搭建的房子里,日子过得很艰难。转眼临近春节,由于他热诚给老农户写春联,生活气息很快有了转机,年三十那天,邻近住户送来的米面和炸鱼炸肉,给裴老带来了很大安慰。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当时他想:像我这样一个从国民党起义过来的人,在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年代里,下乡后能得到有此厚爱,说明我在这里可以生存下去,有可能比在城里过得更宽心!

春节过后,生产队长看他年纪大了,又没干过农活,安排他为社员集中放猪。开始每天只开3分,全月挣90个工分日,秋后分红,一个月收入仅5.6元钱,但裴老当时精神却感到很愉快,天天扛着鞭子,跟猪在原野上游荡,猪走他走,猪睡他停。收割季节,他利用放猪的空闲时间,到田野捡拾掉落的麦穗、稻穗来填补口粮的不足。裴老还和当时邻队的一位猪倌交上了朋友,并编了一首小调:太阳一出照树梢,放猪的朋友来了,唉呀!哎呀!小猪不能丢掉。裴老拉琴,朋友歌唱,大有人不堪其忧,我不胜其乐的精神境界。

这样的生活裴老在生产队里经历了5年,后来抽到大队小学和公社中学教书,丰富的文化知识和教学方式深得师生好评,直到回城后,还在公社中学留教两年。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改革开放,落实冤假错案和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又给裴老带来极大欣慰,原北京工作单位派人来了,补发了生活费,并如实地向地方组织部门介绍了裴老过去的工作情况。裴老很快被安排到县政协上班,参与整理罗山史志。县政协很快又把他的情况上报到省里,最终他又成为省政府的终身参事。

裴老解放后来北京工作,是当时任彭真市长的秘书—柴泽民安排的。柴后来任美、匈等五国大使,退休后来河南得知裴老又出来工作,特地来电向他表示问候。

从此以后,裴老的精神状态更好了。县老干部局组织老年文艺宣传队,他老两口积极参加,夫妻弦唱合拍,自编自演了许多节目。老干部局组织老年书画比赛和写诗填词活动,裴老更是积极准备参展作品。当然,他仍没忘参政议政,有时开会去不了,就主动联系别的同志帮他把提案报上去,充分发挥省参事和县政协委员的作用,表达自己的拳拳之心。

在他的诗篇里,有如下几首可以作为佐证:

村边老树干中空,何事枝头几叶雄。

总是身衰心未死,逢春又欲舞东风。

自  遣

丹心一颗始童蒙,甘愿为霖济众生。

往事如烟逐水去,晚来爽气化长虹。

偶  成

冉冉春光任卷舒,如何九十欠功夫。

原来老马当伏枥,再上征途莫恍惚。

任河南省人民政府参事有感

日丽风和草木鲜,梅枝喜鹊噪樗园。

贤人盛世寻诤友,野老愚诚进危言。

峻岭巍峨溶印石,群星灿烂见奇观。

白云出岫托红日,碧海青天象万千。

2010年,裴老迎来了百岁寿辰。农历正月十八日上午,天空落下小雨和零星雪花,室外春寒料峭,而在罗山新城区新华大酒店的大客厅里却春意盎然,气氛浓厚,聚集了一百多人,祝贺这位老人过百岁生日。这些宾客来自各方:有河南省政府参事室派来的代表,有县政协派来的代表,有罗山书画协会和诗词研究会派来的代表。县统战部于前一天就派人到裴老家里表示祝贺,加上其他亲朋好友,欢聚一堂,其乐融融。裴老身着红色唐装,坐在祝寿台上,频频向来宾表示致谢。大家都由衷地为他感到幸福。

裴晓明一生坎坷,博学有才。富有进取,晚年曾编写《形式逻辑的理论与实际》、《推敲从话》、《绝句律诗入门》诸书。且能写诗。在其所写的《我的老年观》文中(发表于团结报)他说:“延年为的是贡献,如无贡献延年何用?”此为其老年观的具体体现。他除了为省、县政协文史委撰写文史稿外,还编审有《罗山县文史资料汇编》、《诗歌集》、《罗山县中共统战志》等。他很赞赏徐昊“人分四等:一等人有本事无脾气;二等人有本事有脾气;三等人无本事无脾气;四等人无本事有脾气,宁为三等人,不为二等人”之言。

20122月,病逝于罗山县。享年102岁。

技术支持: 金盾网络科技 | 管理登录